我的購物車

關閉
中國畫原論(六): 繪畫與道德

中國畫原論(六): 繪畫與道德

作者/天外客  見善

        今天許多人在談到傳統文化時,大多把它當作是一種知識和學問了,其實那只是文字記載上最表面的東西,而它背後更深邃的內涵,才是文化具有長久的生命力的原因所在。人的語言實際上是非常有限的,很多時候我們感受到超乎尋常的體驗都是無法用語言去表達的,此時無聲勝有聲,是很多人都有過的體會。更高境界的內涵雖然不能再用語言的形式表達出來,但這種言有盡而意無窮的無形延伸反而卻顯得更為有力了,因為它超越了人的語言所能觸及的境界。

        其實談到境界一詞,也許宇宙中真的是存在著許多境界的,至少我們從宗教中知道,除了我們人所生存的空間以外還有天堂和地獄,一個是充滿光明美好的世界,一個是充滿陰暗恐怖的世界,而人的空間恰恰在兩者中間。按照宗教的說法,這兩個去處是根據生命中的善惡來決定的。修善的不斷向上突破境界,直至成為天上的生命,完全從人的肉身俗趣中解脫出來,永遠幸福美好並且是充滿神性與智慧和獲得大自在;而做惡的則要根據自己的惡行,以德損失的多少到地獄受審判,在六道中繼續輪迴等等。那麼這也是人們的觀念中善惡有報的根據。

        從這個角度上來說,我們也能夠更容易的理解,為什麼人要嚮往更高的境界,為什麼自古都把境界的高低看的很重要。其實這決定著人生的未來,而這境界存在的形式卻都不是人的肉眼所能見的,這給人造成了一定的迷的狀態,人生也就像是一場迷局中的選擇了,生活中的一切都成了對人善惡的考驗。按照佛教中的說法,人的既定命運是無法改變的,來到世間過什麼樣的生活是根據前生的因果業力早已安排好的,所以人們也常常在現實利益與情感的交織中感嘆身不由己,在迷中被動的或主動的干過很多錯事,並且最後還要為自己的所為承擔後果。但是神也並沒有完全剝奪人的所有權利,那就是對善與惡的選擇,否則人生的意義就只能是悲劇了,經典中的教義對於提升境界的可能也就不存在了。而對善惡的選擇也成了世上的人唯一改變命運的方法,正所謂「人為善,福雖未至,禍已遠離;人為惡,禍雖未至,福已遠離」。

        當然,這種觀念在今天普及的實證科學中尚不敢承認,也正因為如此,才造成了今天人對傳統文化的認知淺薄與缺乏應有的尊重,文化所承載的是生命的意義,而不是在闡述知識。其實今天人對知識與科學的迷信一點不亞於古人對神的信仰。現代科學雖然看似給人類帶來了一定物質上的發展,卻因為忽視了精神層面的作用而影響了人對道德境界的追求,對人性的墮落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從善與惡的角度看,生命確實是存在境界差異的,如果天堂與地獄是真實的存在,那麼也就形成了與人道德境界高低的對應關係。其實,在宇宙的龐大無比面前,人類的一切又算得了什麼呢?都十分的渺小。常言道:海水不可鬥量!就是用鬥這個計量單位或者儀器是無法去測定海洋的。那麼人類這個只有幾百年歷史的科技產物,如何能夠去衡量整個宇宙?如何能夠探索一切空間中所存在的物質因素與其存在形式呢?所以以有限的科學名義否定神佛與其他生命形式的存在,至少站在這個角度上說是存在狹隘的。人們常說:「大千世界,無奇不有」。科學怎麼能把尚未發現的事物斷言它不存在呢?其實從科學本身的意義來看,這都是不符合常理的,因為實證科學講究的是論證,要確定一件事物不存在就要推翻所有關於那件事物確實存在的依據,比如科學要證明不存在神佛,那麼就至少需要探索整個宇宙的一切物質空間中都不存在任何高於人類的高級智慧生命,現有的科技水平肯定是達不到的,而且證明沒有比證明有難得太多了。現代人否定傳統的信仰與道德,多數是出於想要放縱自己的慾望而不用有道德上的任何顧及,也有的人覺得自己的科學觀念受到了衝擊等等。其實就科學而言,許多發現都是以前未知的,如果現在沒發現就斷言其不存在,這不是也局限了科學的發展了嗎?所以這種思維觀念真的是需要改進的,否則人永遠只能在已有的技術與知識框框中固步自封。

        即使現代科學由於其自身的缺陷而不能直接去論證信仰的真實性,但是從今天的某些科學發現中也能找到一些證據來說明善惡對人的實質影響。因為繪畫藝術中也直接反映著人的道德觀念,所以一定要深入的說明這部分。

        在前文提到的「水實驗」中,就是通過科學的方式證實了精神在物質上所起的作用是不可估量的。經典的實驗中,他將兩杯水分別貼上不同的標籤,一個是善意的語言,一個是惡意的語言,然後拿去冷凍結晶。實驗發現善意標籤的水結出了純淨而漂亮的規則圖形;而惡意標籤的水則沒有結出漂亮規則的圖形。這個實驗做了不止一次,也不止一種。由此而得的靈感,甚至應用到生活的方方面面,如貼上善意標籤的蘋果保鮮時間長,而貼上惡意標籤的蘋果發霉變質的快,聽美好音樂的植物比聽噪音的植物生長的好很多等等,這個實驗得到了廣泛的應用與證實。其實這些發現在很古老的時期就已經被證實和廣泛應用到生活中了,比如音樂在古老的時期就是被當作藥物看待的,能起到治病的作用,在黃帝時期草藥被廣泛應用之前,就是用音樂來療病的,所謂「樂先藥後」。所以倉頡在造字的時候,將音樂的「樂」(「樂」)字加上一個草字頭,就是「藥」(「藥」)了。當然這個能治病的音樂得符合德音雅樂的要求,而治病的理論是基於五行的相生相剋,這裡就不詳細講了。

        「水試驗」不但在視覺上使用了文字形式,也有圖像的方式和聽覺的方式,所以它同時也反映了「萬物皆有靈」,萬物對善惡都有感應,具備對善惡信息的辨別能力,這正是這個實驗的可貴之處,因為它在一定程度上證實了這一點。所以對於我們人而言,如果每天接觸都是良性信息,思考問題都是帶有善念的,那對於我們自身及周圍的環境,會是什麼樣的呢?如果每天耳濡目染的都是暴力、色情等不良信息,思考問題帶有惡念,那對於我們自身的健康以及周圍的環境又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呢?

        其實善與惡的實質反應不但對個人有著不可思議的影響,對行業、對國家和民族也是一樣,再大到對整個人類文明的興替都是有巨大影響的。在現有的文字記載中,全世界各個民族都有對「大洪水」時期的記憶。在《聖經•創世紀》中記載道:「耶和華見人在地上罪惡極大,於是宣布將使用洪水,毀滅天下地上有血肉有氣息的活物,無一不死!」在古希臘的神話傳說中,宙斯訪查人類,發現人類道德相當敗壞,於是命雨神降雨,波塞冬掘開大地引來海水,徹底淹滅了上一期的希臘文明。而在中國歷史上,大禹治水的故事可謂是家喻戶曉了。當時是堯帝在位期間,神在堯帝祭天之時,顯神跡並教誨堯帝:「水方至為害,命子救之」(大洪水危害人間,你要拯救百姓。見《古今樂錄》)。由此開始了大禹治水的神跡和各種傳說。大禹受命於堯帝,治理水患,用了很多年才成功。如果這些記載和傳說是信實的,可見當時世界上所有的民族都因那場大洪水而發生文明上的徹底毀滅,而當時的很多中國人逃到了崑崙山頂,同時保存了史前的部分文明,才不至於文化傳承失續,得以綿延至今,也給今天的我們留下了太極、河圖、洛書、周易、八卦等等史前的文化。

        為什麼在歷史上會發生那樣大的災難?按照因果的說法,是由於人類整體上的道德境界已經很壞了,表現上就是遠離神的信仰,放縱人的道德的自我約束和各種慾望,這樣的人,在神的眼裡,與獸無異。然而雖然人類文明遭到毀滅性的打擊,但是還是有內心充滿善信的人被留了下來。所以今天的我們不能不冷靜的想一想「善與惡」這個與我們每個人的命運休戚相關的人生終極問題。幾千年來,中華承傳的正統文化無不昭示著天道的威嚴與善惡的果報。留下的經典浩如煙海,反覆的在錘鍊人對善惡的觀念。中華文明之所以能在那場覆蓋全球的災難中保存下來一部分,想來也必定是神對中華文化的眷顧,對中國人的珍惜。尤其對於今天亂象叢生、觀念顛倒的社會而言,則更具有莫大的生命啟迪——保持善良。

        從善惡果報上講,我們不能忽視自己的所作所為會對自己、對別人、乃至整個社會的前景會產生怎樣的影響與後果,也能明白了古人的文化中為什麼一直很強調道德,為什麼說道德左右了一切個人的命運與文明進程。而藝術是完全根植於道德的文化,如果不講道德,藝術的發展就會發生偏離,同時因為藝術在文化中是起到道德觀念導向的先鋒軍作用的,也就是說藝術反映著人們的道德觀念,同時也能直接左右人們的道德觀念。當人們不重視道德而隨意操作藝術並不斷打破道德禁忌時,同時就會敗壞人的文化,進而敗壞人的道德觀念,那時不僅僅是藝術本身的災難,也是整個人類進入可怕危險期的時候。從這個角度說,信仰在維護道德方面起到了多麼大的作用,也就明白了為什麼東西方的藝術最先都是出現在神的殿堂里,因為這樣才能保證藝術的神聖與純潔,才能保持神傳給人的正統審美觀念,從而淨化人心,一切才能長久而繁榮。

        隨著中國傳統文化被中共系統的破壞,造成文化的斷層和信仰的缺失,此時很多中國人已不具備辨別善與惡的能力了,甚至在錯亂的觀念中不斷的混淆著善惡,主要的表現是一切都用利益去衡量,而有的人在為了滿足自私的慾望中還在無知的觸犯著生命的禁忌,給社會和自己都帶來了嚴重的傷害,也給自己的未來都埋下了擺脫不了的因果。

        另外,再先說一說創作正統藝術的好處,我們知道文字對道理的宣傳遠不及圖畫形像生動的展現來的更直接和普遍。人的道德觀念在於平時的耳濡目染之中建立,因為眼睛與耳朵都是直通心靈的入口,而人的思想與身體就像是一個容器一樣,一個人裝了什麼東西就代表他是什麼。就像一個盆,裝了黃金珠寶就是聚寶盆,裝了垃圾就是垃圾桶。所以人要想修好自己,提高自己的品德氣質,就要往這個容器里裝上好東西才行,正所謂「腹有詩書氣自華」。而一個人如果思想中,歪門邪道的東西、慾望的東西裝多了就會成為不夠好的人,因為思想主導行為,這是必然的。

        圖像對視覺的刺激直接波及心靈,聲音同樣能催動人的內心,帶動人的情感。所以當我們看到古典的繪有神像的天頂壁畫與雕塑,會被那強大的正能量震撼的所有壞的觀念都不翼而飛,被那完美的技藝神工,與神的充滿慈悲的能量所感動無比。當我們聽到那充滿對神聖與光明的讚頌的旋律與音符,整個人心會隨著音樂的起伏而升起正義的慈善與內心的被淨化,人的視聽都被神聖純淨慈愛的能量所包裹時,那不好的觀念哪裡還有存在的空間呢?所以在道德鼎盛的時期,人類的藝術都是表現神表現光明的,而不是以個人情懷的抒發作為主題表現的,但其實作品在創作的過程中也已經包含個人情懷了,只是不刻意以個人為出發點而已。

        西方文藝復興美術三傑之一的米開朗基羅,他就是一個充滿對神信仰的傑出雕塑家兼畫家、詩人、建築師。當他創作雕像大衛時,親自去石料廠挑選石頭,然而他卻選擇了一個眾人都認為是不堪大用的頑石,最後他卻把它雕成了舉世聞名的大衛。當人們盛讚他的鬼斧神工時,他卻充滿對神敬仰的說,上帝早已把完美的藝術形像放置在這塊石頭中,而我所做的不過是找到它,並將包在外面的一層多餘的石頭鑿掉而已。這一年,他29歲,卻成就了這一藝術史上的最偉大傑作之一。不僅如此他又在教皇的任命下,獨自一人完成了西斯廷教堂天頂壁畫組畫與祭台畫《最後的審判》。然而不可思議的是,米開朗基羅並不擅長濕壁畫,他是一個專業的雕塑家,從來沒有過畫壁畫的經驗,可是奇蹟就這樣產生了,西斯廷天頂壁畫無疑是本次人類文明中最偉大的作品之一。米開朗基羅將自己畢生的才華都奉獻給了神聖藝術,他的作品對後世產生了深遠的影響,人們面對他對神的讚頌和空前的繪畫絕技也無不感嘆藝術家的偉大。連同時期並稱文藝復興美術三傑的拉斐爾在看到《創世紀》組畫後,也發出感嘆道:「幸運生逢米開朗基羅時代」!可見一代正統藝術家對當時以及後世的影響是多麼深厚。

        中國的畫聖吳道子也同樣是把一身的神妙功夫奉獻給了對佛道信仰的瞻拜之中,儘管遺蹟甚少,依然留下了他許多的創作神奇佳話。史載他在長安做過的《地獄變相圖》壁畫,時人言之:「都人咸觀,皆懼罪修善,兩市屠沽,魚肉不售」。足見他的繪畫對當時的人們產生過多麼巨大的正面感召力。並且在白描技藝上開創了吳帶當風的風格,一直影響至今。

        相傳唐代人物畫家周昉因為技藝精絕,常被召至宮中作畫。一日在為後宮嬪妃作畫時,得知這些宮女妃嬪,入宮十五年竟從未見過皇帝的尊容。宮女失落寂寞的情狀深深觸動了周昉,於是他為此創作了一副《揮扇仕女圖》,圖中女子或立或坐,或撫琴或徘徊,守持紈扇,面容皆現悲涼之狀,意在「秋來紈扇合收藏」之意,來表達宮女妃嬪們對自身青春易逝,年華不再的感傷。皇帝看後先是大讚畫技,而後突現沉思,屏退了周昉。後來不久周昉在一故友處,偶逢當日磨墨仕女攜夫拜見,驚問之,乃知是因為自己的作品令皇帝觸動,而將進宮多年未得幸之宮女妃嬪盡數使歸故里,成了史上以畫諫君的佳話。從這些事例中,我們都不難發現,充滿善意的創作立意,會給社會及人的命運會帶來怎樣的正面影響。

        從古人的環境背景看,是因為人有信仰,道德觀念才會被保護,所以藝術家才能有那樣的創造。而隨著時代的發展,許多正統觀念越來越變的不純,甚至連信仰的根基也遭到了摧殘。這時的人們就最缺乏善與惡的正統觀念與價值,因為內在道德往往不為肉眼所能見,而現實利益又是實實在在可以觸及到的,人們在慾望的誘惑下不堪忍受,紛紛沉醉在名利爭奪與縱慾的現實中。許多原有的道德顧忌也被拋擲腦後,隨著日積月累,便出現了觀念的變異與道德底線的全面崩潰。什麼樣的所謂藝術創作都出現了,加速的敗壞了人的道德觀念,人對什麼是正統的藝術也越來越無法認識。

        再從善惡果報上講,充滿非道德因素的作品會給人帶來什麼後果呢?在明朝,曾有一個姓陸的人,家境富裕,平素里喜歡做山水畫,練習的也很勤奮,遠近小有名聲。但是在正事之餘,偶爾也會畫些春宮圖,極盡巧思。每畫完一幀就置於案頭,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本冊頁。有時家中來了客人好友,他也會饒有興致的拿給賓客們欣賞,並有贈送,得者無不欣喜而去。一日,家中僕人打理房間,瞥見此圖,便偷看起來,並在色慾的誘惑下拿著這本春冊,來到小姐房中誘其做下苟且之事。後來小姐有孕,被陸老知曉,盛怒之下得了大病,僕人也被懲罰後送入大牢,小姐未婚先孕的事也被傳的滿城風雨,難以再嫁,不久陸老在強大的心理重創下去世。家中尚有一子,性格頑劣,在陸老去世後,好賭成性,年紀輕輕便將家中積蓄全部敗光,最後流落街頭淪為乞丐,女兒也失去依靠,淪落風塵。這一切的不幸皆因一本春冊而起,可見其惡劣影響和報應之大。

        自古皆言,萬惡淫為首,在正統的觀念中以及道德鼎盛的時期,人們都是以這為恥的,絕對不能觸犯的,甚至為了嚴禁這樣的惡行定下許多刑罰的規矩,可是還是禁不住人的慾望在隨著道德觀念下滑的過程中愈演愈烈,在今天的社會中表現的尤為突出。色情畫,裸體畫隨處可見,已經不需要掩藏了。歷史上一些有名的畫家,不幸早亡,或家道十分敗落,其中有很大部分也是跟宣揚色情有關,繪畫中作惡,莫此為甚!

        人在無知中,往往會造下許多罪過,給自己的未來埋下禍根,害己害人。現代人由於缺失了傳統道德觀念的教化,無知的把那種消極度日,及時享樂的赤裸情懷當作「率真」加以讚賞和推崇,這是非常可悲的。繪畫中作惡的形式並不僅限於挑動人之惡欲,還有一些充斥陰邪的東西也會對人的觀念及人的身心健康造成不可估量的傷害。因為萬物有靈,雖然許多看起來沒有生命的東西,但其實它也是由層層物質因素組成的,就像人的身體也都是由同一類物質因素組成的,只是表現出來的狀態與存在形式不同而已,都在對人生存的空間場時時放射著信息。有正的有邪的,都會對人產生無形的影響。繪畫作品雖說看起來僅僅是薄薄的一張紙,可是它所承載的內涵與信息卻是活的,時時的在往所在空間中散發,對生活在其中的人都有著潛移默化而長久的影響。最終會造成人或向善而心明神亮,或造成人內心壓抑被殺傷,或誘導人激發人性之惡,或招來其他的生命附著,或傷害人之精體,不一而足。

        所以古代正統的畫家與文士,極其慎重作畫的題材與掛畫欣賞,很強調畫中涵義的趨吉避凶。除了不為道德所容的表現情慾的題材外,那些本身充滿詭異陰性內涵的事物也一樣被忌諱,不能作為創作主體來表現。比如蛇、狐狸帶有惡毒性和魅惑性的生物以及民間信仰中低層空間的鬼魂之類的東西。這些東西都是屬於不祥之物,散發的都是低靈負面的信息,會對人產生極其不善的影響,所以在正統文化中是不被提倡表現的。

        而這種題材在當今的繪畫創作中就沒有那種觀念上的禁錮了,創作的題材是得到了自由的發展,但同時也釋放了許多負面因素對人觀念的侵襲。這種詭異題材的作品,因為少有人表現而容易在當今的繪畫圈獲得關注,甚至有些還會引起社會爭議,從而增強了畫家及其作品的知名度。這種詭異類的作品在日本繪畫中比較多見,日本繪畫的形式原本也是承繼中國傳統繪畫,所以表現形式的手法很近似於中國畫的表現方法,後來融合了他自己民族的文化特點。日本畫中透著日本民族對技術層面的苛求,對材料的應用極為講究,但往往在作品內涵上卻多趨向詭譎。就像上面舉的例子,這種詭異題材的作品在日本畫中比較多見,而在中國傳統繪畫中很少有。那些純粹表現恐怖因素及陰間鬼魂的作品,令人看後毛骨悚然,內心壓抑。從正統道理以及中醫學的角度講,這樣的東西絕對不會對人產生正面影響,不管它的表面技術有多高超,越高超反而越是加強了畫中陰邪的生命因素,掛在房間裡一定會造成對人的生命威脅,會招來負面的信息於人不利。這裡可不是危言聳聽,也不是在講述我個人的觀點。同類物質信息會互相招引的,所謂腥臊處必生蚊蠅,這是定律。

        在日本古代曾有一個女畫家喜歡追求這些怪異的表現,因此畫過一副地獄中各種鬼的長卷。由於為了追求生動,她就會在思想中以及行為中有意去追求那些鬼的行為來幫助達到創作目的,這其實就是把境界與低層鬼魅連接了,所以就會招來這些很不乾淨的東西。過去修行中的人明白,人的念頭會得到宇宙中不同善惡生命的加強,善念會得到神佛的加持,而惡念也會被邪惡的生命加強。所謂:「相由心生,境隨心轉」。由於沒有正統思想的把握,結果造成女畫家精神崩潰,主意識不能自控,瘋癲起來,大病了一場,醫生也難以治療。後來是她的師父把她近期的作品找出來,發現了創作一半的鬼圖,拿出來一看就明白了因果,於是在畫卷的末尾恭敬的補畫了一尊地藏王菩薩和幾個向菩薩跪伏在地的小鬼。邪氣乃得以鎮止,徒弟的狀態才好轉過來,這是用現代科學也難以解釋的事情。

        由此看來,對藝術創作題材的選擇是不能不慎重的,如果一個人經常去表現美好正面的事物,那自然也一定會對人產生良性影響。傳統的五行學說中認為,五色對應著人的五臟,人的感官對顏色也有著極其敏感的體驗,所以那些充滿正統內涵和正統技巧的畫作也常常被拿來給人治病。純淨的顏色與合符道德內涵的作品,使人在觀看欣賞中,隨著精神的被陶冶,病情就已經得到好轉了。因為人的精神與物質是一體的,從醫學上說,人的病狀很多先是由精神層面引起的。現代科學也發現人的精神就是物質,故而才會有驚恐憂思導致生病的事情。所以病根在心,藥物只是調理物質身體有形的一面,而要根本上去除病根就得修心,這在古代的著名醫書中也是這樣論述的,比如《黃帝內經》、《千金方》中都認為最好的靈丹妙藥是守住人的元神,就是精、氣、神的最高一層——神的那部分。怎麼守住元神?就是人要內修道德,保守良知良能。清心寡欲自然也就不會招來誘導生病的外在因素了,並且能夠在止息慾望中減緩人體細胞的代謝速度,從而真正達到養生和益壽延年。那麼當一個人在創作天國世界與佛像時,往往心境祥和,思想中只想著佛國的殊勝美好與神佛的慈悲教誨,而沒有慾望和爭鬥的雜念,精神的物質就會往正面演化,同時散發著強大善的能量,人的道德感就會增強,這本身就是一種修煉的過程了,所以說正統繪畫創作的過程就像修行一樣。

        可是由於正統文化的被破壞,人的變異觀念的盛行,致使今天的繪畫審美出現了眾多的病態。色彩不再崇尚純正明麗而代之以污濁陰沉,造型不再崇尚規則而精確的美感而代之以醜化的不規則的變形,構圖不講究法則,創作意圖不注重端正,理念不清晰。創作者不知道自己在表現什麼,甚至許多所謂的藝術家,他的創作過程就是魔性的展現,完全任由不規則的後天觀念不清醒的在作為。這些都是與正統創作思想相背離的,卻是像在追求魔鬼的心理狀態,自然也就排斥光明純淨的美感了。在這種情況下,傳統中國畫也變成了各種外來元素的大雜燴,面目全非,真正的中國畫就被解體不存在了。實際上越是高檔的藝術,越是講究純粹,這也是為什麼凡是正統的文化都具有一定的排他性,這種排斥不是因為保守,而是為了保持自身體系的純淨,否則就有解體消失之憂。當今許多的從事藝術者已經不懂得這些了。

        孔子云:「君子志於道,據於德,依於仁,游於藝」。這是儒家對於士人在創作藝術之前,對所應具備的品德提出的要求。實際上,這種理念一直貫穿在整個傳統文化之中,在民眾中也是被一致承認和接受的,甚至也早已滲透進人們的血液中,成為每一個人的共識。即使到今天,人們利益至上的觀念已經占據了主導地位,但仍然沒人敢公開否定道德的存在價值。道德塑造了人的正統思想,同時也在教會人正統的審美觀念,使人明白什麼才是人應有的對美的感受。在道德體系中的一切觀念都是系統的,連貫的;而人的表面意識卻是隨時會變的,不規範、不連續、不系統的。所以如果一個人沒有健全的正統的思想,很可能就會隨著後天形成的表面意識去做事。而在創作中,如果正念起不到主導作用,就一定會隨著變幻不定的意識去做,那時的藝術創作嚴格的說是人不清醒的為,失去真實的自己,而由著下意識去控制創作,那麼創作出來的東西能是好的嗎?能是符合人類正統審美觀念的嗎?

        今天很多人由於沒有清醒理智的正念,反而去習慣被表面意識操控的行為,畫出來的人也沒有清醒理智的精神,都像個遊魂一樣,實際上就是這樣造成的。可能有人會說,歷史上也有不少很著名並且影響很大的書畫藝術家也是靠這種追求表面意識行為來創作的。比如唐代寫狂草的張旭、懷素和宋代畫家梁楷,歷史上也記載,這些人都嗜酒,每次揮毫以前,都要先喝醉,然後借著醉意去書寫、繪畫。不正的東西自古就有,發展到今天,不是有人寫字畫畫連喊帶叫、隨意塗鴉的小丑表演也被周圍群眾喝彩嗎?甚至還被當成業界的「新寵」,正常的人都覺得怪怪的。這些不好的東西也不是今天才出現的,事物總是按照相生相剋的規律在發展的,所以像這樣不正的因素自古就存在並同時流傳了下來,不代表出現的時間長就說明它是正的是好的,壞的東西也有它的流傳形式。

        真正從正統道德觀念出發,其實不難分辨孰是孰非。當人的心偏離道德標準的要求時,不是也反應在了各行各業之中了嗎?在今天書畫技法水平降低的同時,不是同樣因為人心下滑的原因也導致了許多作畫材料質量的劣變嗎?多少書畫界同仁,曾因尋覓不到優良的材料與書畫工具而叫苦不迭,不是這個因素造成的嗎?其實又何止書畫領域呢?生活中的衣食住行也到處充斥著假冒以及劣質的東西,有毒食品、毒疫苗的新聞頻頻曝光,這些不都是因為人心不正的因素所致嗎?如果人人都能自己約束自己,按照正統道德的要求,共同維護好人的生存環境,不就可以阻止很多災難的發生了嗎?如此說來,人不重德不就是自己在害自己嗎?按照宗教的說法,這不就是受到了懲罰嗎?如果善與惡對人對社會的影響真的如此重要,那麼畫家堅守自己手中之筆就顯得尤為關鍵了,從自己的作品流向社會的那一刻起,可能就在對人的道德觀念起著導向作用。如果藝術家能有一顆負責任的心,我想那對整個社會而言都是莫大的幸運。

*本文經作者授權發表。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