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錫銅

劉錫銅 簡介

祖籍山東安丘,現居紐約。

1992年加入中國書法家協會。

其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就是一位備受關注的青年書法家,曾受到老一輩書法家啟功先生、劉炳森先生等的讚譽。作品先後十餘次獲全國、國際書法大賽大獎。

1990年11月天津人民美術出版社為其出版發行《劉錫銅隸書選》。

人品、書品、德品“三品一統”是劉錫銅先生倡導的書藝理念,他秉承堅守傳統書法藝術與國學研究,尤其擅長隸書,是公認的當代書法界漢隸書體承前啟後的代表。

劉錫銅作品欣賞

藝術界評論:劉錫銅人品及其書法藝術

         劉錫銅,性情溫文而閑雅,彬彬君子也。幼承家訓,深好筆翰,為人低調謙和,從容大度,做藝恥為雷同。先生經常與同人談及藝術生涯說:欲成就一位書家,大致可分為兩種類型:一是先博後精,天分既優,勤奮悟性高者,可真行草隸篆同時上手,在五體皆臨的基礎上,再精選一兩種書體作為主攻突破,最終走向成功。二是先精後博,天生素質和悟性差者,可先選一種書體作為突破口,在精臨的基礎上,再選擇諸體摹寫,最後根據嗜好,抉擇一兩種書體匠心經營,品良勤奮者也可成材。同時字斟句韻等字外功夫及其道德書品、境界特別重要。

        劉先生為前者,但因生在農村,家境貧寒,成年時又無師道,且書貼見者甚少,三十余載與道甚遠。一九八五年報考中國書畫函大以後,方有機遇擢進,加之天分優、素質好,從小學畫,故倏忽三年,函大畢業成績甚佳,獲濰坊分校第一名,書法創作獲全國二等獎,被當地譽為“書法狀元”。一九九五年被青島市政府人才引進,調入青島中國書法進修學院。由於人才競爭,後被有關領導看中,隨破格調入郵電部青島療養院。從此加大了對傳統書法的投入、追求和涉讀,尤其是以簡帛天然爛漫之趣與漢碑雄渾高古之法及清人篆隸融會貫通,欲求古法之外,另辟蹊徑,折磨和苦難加大,正因為如此,心性提高,心態純正,心境高遠,豐富了書法內涵,寫出了獨特的藝術個性和變化縱橫、張弛有度、力道千鈞的自勢特點。

        錫銅先生初步確立了自我多變、天真自然、法度威嚴的書寫特征後,上下探索,最終達到了傳統與創新相互嘗試把握和自我道德與修養的巨大突破。近幾年創作出一批不俗、不怪、不入流行書體的作品,包括逆入重收,註重蒼老雄奇、婉轉而又筆放內涵的十四幅八尺隸書條屏《文天祥正氣歌》;強調氣勢恢宏、高古大度、善德融通、正氣浩然、落款與正文相輝映的二十幅丈二隸書條屏《康熙皇帝詩詞選》;流暢輕靈、迅疾多變、風格縱異、一任自然的《唐太宗李世民詩選》隸書長卷;最使人叫絕的是出於秦漢、借於明清簡帛隸書與款式奇倔高昂的古藝才華,產生出了強烈的跳躍和奇詭,加之流瀉的筆鋒與快速的搏勢,於瀟灑自然中流露出筆畫空白,堅質蒼潤,展現出了先生激宕陣馬、神氣完足、寬博沈雄的碩大隸書自撰對聯;筆力渾厚、拙巧相生、令人目移色動、魄震心驚的八尺自集自書的大篆對聯;以及融匯二王、米芾、王鐸等筆意,生險造勢、縱橫飄忽、筆走龍蛇的行草之作等等。由此可見先生書法,其臨古之深,己運之能,忘乎筆墨之間,調和心手之用,真從心所欲,物我兩忘,熟古今之變體,通源流之分合,盡得於目,盡存於心,從而初具先生自我之面貌。

        劉先生不僅在書法藝術上獨到見解和有較高的美學思想,也給後人留下了許多傳統和創新的參照,故被世人所尊敬。同時,他提倡書法以外自撰、自作詩詞佳聯與自我書法合璧,傳統與泥古創新結合,自我修養與道德禦品相得溢彰的藝術境界。二十余載不事應酬展評,惟以吟詩作對,清心修養,胸存道義,品行既高,筆墨之外有一種正大光明之氣概,高韻善本,堅質浩宇,缺不可以為書。在青島工作近二十年的劉先生,對島海奇觀、峰巒疊嶂、靈仙礦泉、霧罩雲變等嶗山萬傾群山,臨眺覆遊,寫下了許多胸襟博大、山矗海蕩詩聯,如“嶗山巨峰攬勝”十四首中的“主峰嶗頂位中群,千米嵐生磕掌雲,巨象平尖圓石崮,藍天直刺極光聞”的第一首,對聯中有“腹稿光日月,經綸滿乾坤”、“德衡漢凱,腹遞穹張”和“善德容天下,寬洪載太平”等詩文佳對,故其作無煙火氣,無浮躁氣,詩書畫皆為其心跡之作也。

        古人雲“任意所之,自然之理也”。劉先生得之哉,心遊千載,磗磅萬物,解人自當知之也。

*本文原載於人民網  http://art.people.com.cn/n/2015/0414/c395430-26842580.html

藝術界評論:“三品一統” 孤領風騷 ——劉錫銅書法藝術觀感

文/侯貴卿 姜志波 

        “不為名利不為錢,無我無私操爾鹹。
        筆墨涇宣生力作,文宗法鑒斷塵壇。”


        這是劉錫銅先生在幾十年的書法藝術探究中的一首自嘲詩,看後頗為感慨!


        書法藝術的不朽之處,就在於他有其深不可測的魔力、博大精深的魅力和妙不可言的藝術感染力,所以,有人把它稱之為最高藝術。因此,一個書法藝術家除了要有氣度、膽識、才華外,更需要有咬定青山的決心、堅毅不拔的毅力和持之以恒的執著精神。在當代書壇中,能做到者實為不易。而劉錫銅先生恰恰是我多年來所見到的很少有的這樣一位書法藝術家,由於他先天的才性和後天數十年的努力和追求,形成了他現今高標逸韻,威嚴雄奇,蒼茫大度的藝術風格,其作品無不散發著震人心魄的藝術魅力。

        劉錫銅先生為人謙和勤謹,溫默寡言,不善應酬,常以詩文書法為伴,專精於斯數十載,孜孜以求,寒暑不輟。 “我主研隸書而兼善諸體,數十年欲將秦碑,漢瓦,簡帛,漢隸融會貫通,力求寫出傳統、功力與意境相結合的新體勢”,這正是錫銅君醉心書法的真實寫照。故其書法取法高古,沈雄大氣,入古出新而面貌獨具,法度寬謹而不落藩籬。“囊括萬殊,裁成一相”(張懷瓘 書斷),含剛健於靈動,寄沈厚於飛揚,揖讓開合,氣韻生動,實人為而趨天然。點畫使轉,法度森嚴,微茫起伏,變化萬千。點畫之曲直、方圓、藏露、開合、順逆、疏密變化皆自然而然。

        清代書法家傅山曾言,“作字如做人,人奇字自古”,誠哉斯言。劉錫銅先生常說,“學書作藝要重三品:人品、書品、德品”這便是劉先生的 “三品一統”之觀點,可謂直擊要害,獨領風騷,方臻上乘之高見。超凡的天資,過人的勤奮,廣博的閱歷,深厚的文化底蘊及崇高的道德修養,使劉先生的書法深入先秦兩漢之室,而自出機杼,技藝高超,別樹一幟,亦就不為怪矣。

        劉錫銅先生書法以隸書為主,直追簡帛的自然天成和漢碑的雄奇古拙,大氣磅礴,質撲豐厚,恰與其行草書形成反照。行草書融匯二王、米芾、王鐸等大家筆意,夭矯多姿,變化無窮,險勁縱橫,沈著痛快。

        近期作品大字隸書更是寬博沈厚,蒼老奇拙,十六條屏的岳飛《滿江紅》,寬逾半米,高尋丈二,威嚴莊重,正氣懍然,配以魏碑提額,顯示了書法與文字的完美契合;高逾五米的大字隸書自作聯,配合跳蕩奇崛,飄逸縱橫的行草邊款,給人以完美統一的形式美感;流暢瀟灑,奇變多姿的小字隸書《唐太宗李世民詩選》十條屏,氣息淵雅,純任自然;筆力渾厚,大巧若拙的大篆對聯,真可謂大字古而奧,小字奇而雅,謙謙君子與深厚學養的相交為用,一任傾瀉揮灑於宣紙之上。不由想起劉熙載雲:書要心思微,魄力大,微者條理於字中,大者磅礴乎字外。此語劉先生足以當之。

        劉先生臨池之余,唯愛詩文對聯,嘗撰聯曰:“帛書隸役篆,漢墓馬王堆”,言簡帛筆法隸體而篆筆,以隸為體,以篆為用,隸篆相參,故高古之韻難窮也。“名山跋涉三千裏,古舊巡遊六百通”,言眼界須開,胸襟須大,古聖遺跡,當有觀覽,前賢妙墨,當有雅鑒。“文超沈變,獨宗羲獻米,終身不易;法度威嚴,健筆蟠蛟螭,極品雄奇”,此王鐸獨宗羲獻自撰聯,對仗工整,意境博大,一如其書,正所謂胸中之氣概與筆底之氣象合諧一統也。

        劉先生唯善做人、淡泊名利、清凈自守的人生態度;平心為藝、孜孜不倦、永不滿足的藝術精神,以及人品、書品、德品“三品一統”的觀念,令人嘆服。生命不息,精進不止,企盼劉先生的藝術再創新標。

 

二零一五年二月於青島

*本文原載於人民網 http://art.people.com.cn/n/2015/0414/c395430-268424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