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Cart

Close
“三品一統”  孤領風騷 ——劉錫銅書法藝術觀感

“三品一統”  孤領風騷 ——劉錫銅書法藝術觀感

文/侯貴卿 姜志波


        “不為名利不為錢,無我無私操爾鹹。
        筆墨涇宣生力作,文宗法鑒斷塵壇。”
        這是劉錫銅先生在幾十年的書法藝術探究中的一首自嘲詩,看後頗為感慨!


        書法藝術的不朽之處,就在於他有其深不可測的魔力、博大精深的魅力和妙不可言的藝術感染力,所以,有人把它稱之為最高藝術。因此,一個書法藝術家除了要有氣度、膽識、才華外,更需要有咬定青山的決心、堅毅不拔的毅力和持之以恒的執著精神。在當代書壇中,能做到者實為不易。而劉錫銅先生恰恰是我多年來所見到的很少有的這樣一位書法藝術家,由於他先天的才性和後天數十年的努力和追求,形成了他現今高標逸韻,威嚴雄奇,蒼茫大度的藝術風格,其作品無不散發著震人心魄的藝術魅力。

        劉錫銅先生為人謙和勤謹,溫默寡言,不善應酬,常以詩文書法為伴,專精於斯數十載,孜孜以求,寒暑不輟。 “我主研隸書而兼善諸體,數十年欲將秦碑,漢瓦,簡帛,漢隸融會貫通,力求寫出傳統、功力與意境相結合的新體勢”,這正是錫銅君醉心書法的真實寫照。故其書法取法高古,沈雄大氣,入古出新而面貌獨具,法度寬謹而不落藩籬。“囊括萬殊,裁成一相”(張懷瓘 書斷),含剛健於靈動,寄沈厚於飛揚,揖讓開合,氣韻生動,實人為而趨天然。點畫使轉,法度森嚴,微茫起伏,變化萬千。點畫之曲直、方圓、藏露、開合、順逆、疏密變化皆自然而然。

        清代書法家傅山曾言,“作字如做人,人奇字自古”,誠哉斯言。劉錫銅先生常說,“學書作藝要重三品:人品、書品、德品”這便是劉先生的 “三品一統”之觀點,可謂直擊要害,獨領風騷,方臻上乘之高見。超凡的天資,過人的勤奮,廣博的閱歷,深厚的文化底蘊及崇高的道德修養,使劉先生的書法深入先秦兩漢之室,而自出機杼,技藝高超,別樹一幟,亦就不為怪矣。

        劉錫銅先生書法以隸書為主,直追簡帛的自然天成和漢碑的雄奇古拙,大氣磅礴,質撲豐厚,恰與其行草書形成反照。行草書融匯二王、米芾、王鐸等大家筆意,夭矯多姿,變化無窮,險勁縱橫,沈著痛快。

        近期作品大字隸書更是寬博沈厚,蒼老奇拙,十六條屏的岳飛《滿江紅》,寬逾半米,高尋丈二,威嚴莊重,正氣懍然,配以魏碑提額,顯示了書法與文字的完美契合;高逾五米的大字隸書自作聯,配合跳蕩奇崛,飄逸縱橫的行草邊款,給人以完美統一的形式美感;流暢瀟灑,奇變多姿的小字隸書《唐太宗李世民詩選》十條屏,氣息淵雅,純任自然;筆力渾厚,大巧若拙的大篆對聯,真可謂大字古而奧,小字奇而雅,謙謙君子與深厚學養的相交為用,一任傾瀉揮灑於宣紙之上。不由想起劉熙載雲:書要心思微,魄力大,微者條理於字中,大者磅礴乎字外。此語劉先生足以當之。

        劉先生臨池之余,唯愛詩文對聯,嘗撰聯曰:“帛書隸役篆,漢墓馬王堆”,言簡帛筆法隸體而篆筆,以隸為體,以篆為用,隸篆相參,故高古之韻難窮也。“名山跋涉三千裏,古舊巡遊六百通”,言眼界須開,胸襟須大,古聖遺跡,當有觀覽,前賢妙墨,當有雅鑒。“文超沈變,獨宗羲獻米,終身不易;法度威嚴,健筆蟠蛟螭,極品雄奇”,此王鐸獨宗羲獻自撰聯,對仗工整,意境博大,一如其書,正所謂胸中之氣概與筆底之氣象合諧一統也。

        劉先生唯善做人、淡泊名利、清凈自守的人生態度;平心為藝、孜孜不倦、永不滿足的藝術精神,以及人品、書品、德品“三品一統”的觀念,令人嘆服。生命不息,精進不止,企盼劉先生的藝術再創新標。

 

二零一五年二月於青島

*本文經藝術家授權發表。原載於人民網 http://art.people.com.cn/n/2015/0414/c395430-26842477.html

#劉錫銅作品欣賞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