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尚古之心 守君子之本—— 半山書畫

文/徐白一        縱觀當下,物欲橫流,人心浮躁,人心不古,渾渾噩噩,罕有真修行者。有心、用心之人甚少矣,研古習經者更鮮有之。詩言志,畫表意;何為意?意出心也。常言到 “心意”、“心境”,故有 “畫為心聲”之說,即畫乃表達心境之意也。心為前提,然無心者多,有心者少,有真心者就更少。心有高下,高者為聖人,吾輩所不及。次之為賢,賢者君子也,見賢思齊焉。再次之乃蕓蕓眾生。君子雖屬眾生,但君子具守道之德,兼誠信待世之本。        半山少時即顯畫才,先修中師美術,後又深造於東北師範大學美術學院,專修水墨。擅工筆花鳥、山水。畫法上承五代兩宋,細筆入微。吾與半山相識,正值其就讀中等師範之時,已二十六年有余,初識此君,年少英姿,才思敏捷,刻苦勤勉,好古善書。初學西畫,後習丹青,自宋而畫入,潛心三年,小有所成。自此使之,經年不輟。半山尤善小品,精妙絕倫,其細筆之工,不輸古人,格調高雅。青綠重彩,富貴華麗,金碧輝煌,艷而不俗。所繪小品,以小見大。咫尺千裏,氣象無限。廣闊無垠,天際無邊。所表豐富,山水翎毛,無所不能。王君好學,丹青之外,篤於人文,賦詩填詞,兼修道學,慎思人生。甘於清苦,臨池研帖,孜孜以求。待人平和,氣定神閑。不驕不躁,張弛有度。談吐不凡,具君子之風。不與時流,具承尚古之心,並守君子之本。在此當下,實屬難得也!        余願半山再接再勵,創自家之風貌,以示後人。甲午四月於紐約借居齋。徐白一先生吉林省美術家協會名譽理事吉林大學應用技術學院學術委員會委員中國古典繪畫研究所所長 藝術系教授 *本文原載於《半山畫集》。 #半山作品欣賞 更多